下浩六哥为游客写诗

来源: 重庆晚报 发布时间: 2017-09-09

 “轻声点,老街睡了”

  

  ▲六哥指着自己写的诗《老街》

  

  ▲武昌中华大学旧址之一

  

  ▲山腰上的望儿楼建筑群,曾用于安置师生。华中师范大学供图

  

  ▲武昌中华大学临时旧址告示牌

  

  ▲六哥养的白猫,是老街的网红。

  在你眼里

  老街是一道风景

  在我眼里

  老街是一块伤疤

  你常常去欣赏老街

  我常常去抚摸老街

  欣赏抚摸里

  老街没忍住

  偷偷地哭了

  9月2日下午,南岸区下浩老街,米市街1号。一面斑驳的墙上,有这样一首用白粉笔写的、名为《老街》的诗。

  “这首诗曾经让一个女孩流泪。她就站在门口慢慢欣赏,读到最后两句,眼泪忍不住流了下来。我过去跟她说,这首诗就是我写的。”六哥说起这段回忆,脸上泛光。

  在他心里,下浩老街如同一位饱经沧桑的老人,有着自己的感知,有着自己的辉煌,有着自己的疼痛与希望。

  下浩老街有两种人,一种是原住民,另一种是开工作室的年轻人

  此前有媒体报道,慈云寺—米市街—龙门浩传统风貌街区将于2020年全面开街。其中,首开区计划本月底前开街。

  自从米市街一带进入整修阶段后,周边被游人踏热的石板路已被挖得稀烂,两三个月前各色文青泛滥如潮的景象,已不复存在。茂盛的野草在断垣残壁间任性生长。

  两年前,美国国家地理杂志一篇文章炒红了这条老街。那篇题为《下浩老街:长江南岸的旧重庆》的文章称,下浩老街是“另一个世界”,在这个世界里有两种人,一种是下浩的原住民,他们保留着老重庆的生活方式;另一种是在下浩开工作室的年轻人,他们是“让街道和建筑焕发活力的人”。

  六哥属于前者。

  六哥是有来历的。他家家境殷实,其父黄国均是实业家,带着一家人从湖北搬到重庆,以皮具兴家。抗战时高校西迁,武昌中华大学(解放后并入华中师范大学)转移到重庆,黄国均慷慨让出住宅给学校办学,并供给物资。学校为表感谢,请他担任名誉校长。

  六哥就是黄国均的儿子,排行老六的黄文轶。

  “这些都用桐油刷过,在那个年代,有这样的小楼安置师生,非常不错了”

  米市街1号旧楼前,立着一块牌匾,上书“武昌中华大学临时校址”。

  牌匾介绍,武昌中华大学的前身是私立中华学校,湖北省黄陂县人陈宣恺和陈朴生于1921年在湖北武昌创建,是中国第一所不靠政府和外国人而独立创办的私立大学。1938年抗战爆发,中华大学疏散,先西迁湖北宜昌小溪塔,1939年又迁至重庆南岸下浩米市街29号(原址于2004年底拆迁)继续办学。抗战胜利后,中华大学于1946年迁回武昌。

  所以,六哥从小就生活在一幢有故事的旧宅里。他与这条老街、这幢旧宅的感情,早已融入到血液里。

  华中师范大学档案馆记载,当时中华大学西迁校址主体设在米市街禹王庙。禹王庙大殿右侧是图书馆,往上走是女生宿舍,东端大殿是男生寝室,殿堂对面古戏台下坡为教室。米市街还有几间竹篾搭成的教室。操场借用觉林寺的空场地,教员和家属都住在校外的望儿楼、周家湾、觉林寺街、涂山茶亭街等处。教授楼旁是三层楼的学生楼,解放后改为医院用楼。

  六哥所住的米市街1号就是教授楼。十多年前,华中师范大学曾派校友会成员到下浩寻踪。“他们还拜访过我当时在世的母亲,称她为师母。”说这话时,六哥掩藏不住自豪。

  六哥记忆中的旧宅,是光鲜亮丽的。他指着已经发黑的木质天花板告诉我们,“这些都用桐油刷过,油亮亮的。在那个年代,学校的设施很简单,有这样的小楼安置师生,非常不错了。”

  “小声点,老街生气了”“轻声点,老街睡了”……

  把痛苦放进冰箱

  把快乐存入银行

  轻飘飘

  去浪迹天涯

  假如我迟迟不回来

  请打开冰箱

  再去一趟银行

  我们看到,除了文前那首诗,旧宅墙上还有用不同颜色粉笔写的若干首诗。这首《再见》,也是六哥的得意之作。

  墙上每首诗,都寄托了六哥对这座旧宅、这条老街的别样感情。

  前段时间,这里游人如潮,人声鼎沸,还有人乱扔垃圾甚至破坏物件,一些老街经营者、保护者很担忧。六哥粉笔一挥,悠悠扬扬在旧宅门沿写上“小声点,老街生气了”“轻声点,老街睡了”……

  路过这里的游人,看到这些字句,不由得放轻了声音,放慢了脚步。

  坐在旧宅一楼小板凳上的六哥,脸庞瘦削,红灰格子T恤扎在红色裤子中,趿着拖鞋,是老街茶馆中那种随处可见的装扮。

  抽着几元一包的烟,六哥抖了抖烟灰,谈起了过去。

  六哥对父亲的记忆不算深,因为父亲1976年就过世,当时他才十几岁。“印象里,父亲很会讲故事。他读过私塾,过做皮革生意。捐房子给中华大学做教舍,一是因为抗日,二是因为他和中华大学创立人都是湖北老乡。”

  同那个年代大多数孩子一样,晃晃悠悠中六哥就长大了。高中毕业后,他19岁顶替母亲进入工厂当工人。后来,伴着《心还在,梦就在》的歌声回到家,干副业,打麻将,晃晃悠悠又到了今天。

  六哥目前没有固定收入。诗歌,就是他最大的情感寄托。他在一篇文章里写道:不是我太爱诗,是诗,一直不忍心抛弃我。

  当地一位茶楼老板告诉我们,前前后后六哥写了几十首诗,在这一带小有名气。老街红了,他的诗也跟着红了。这两年,有电台的人请他去直播,讲老街故事,吟诵他为老街写的诗。老街各类文化展中,不时有他的诗文出现。甚至那些盛满了小情小调的老街茶馆里,也能看到他的文字与诗句。

  前不久,六哥还开了个微信公众号《米市街壹号》,专讲老街旧宅的故事,以及他正在整理的一些诗句。

  在老屋里听见滴答的漏雨声,听见窸窸窣窣的鼠步,何尝不是一种乐趣

  六哥住在旧宅一楼。这幢曾经的教授楼,最多时曾住过六户人家。

  虽是下午3时,但屋内光线阴暗。床上懒洋洋地躺着一只瘦瘦的白猫,警觉地打量着我们这些外来者。白猫旁边,3只不同花色的小猫正在嬉戏。

  这只白猫曾出现在不少人的朋友圈中——在“下浩里”茶馆中,在旧宅前那片多肉植物中,它在艳阳下慵懒地任游人拍摄,算是一个网红。只是那时,它还算肥硕。

  除了床,屋里仅有桌椅板凳一些简单家具。一些老式床头柜、旧家具残片靠墙摆放,不时会有人收购这些老家具作为摆设。

  深深的孤独感,是我们在这个旧宅里的感受。但六哥不这样认为。他说,他一直在追求一种有意思的境界——有意思的诗歌,不做八股文章,大家都看得懂;有意思的生活,即使简陋如老街,仍能从细节中感知乐趣。

  乐趣何在?

  这间老屋是穿斗式木质结构,柱间采用竹笆夹泥为墙体,二楼屋顶上的小青瓦仅剩几片,有些已经破漏能见天日。“下雨时,有些地方要用盆子接水。但雨夜里听到滴答的水声,何尝不是一种乐趣?”

  我们想上楼看看,六哥婉拒,担心年久木朽,有鼠出入。“不过,在夜晚听见窸窸窣窣的鼠步,从这头到那头,像音乐一样,何尝不是一种乐趣?”

  喧闹的老街,如今正面临拆迁。六哥所住的中华大学旧址是文物,虽然不会拆,但会按修旧如旧的原则整修。

  六哥说,这条老街,已经老掉牙了。但是,他还是欢迎有人来这里看看,来看看他的诗作。

  重庆晚报记者 王蓉 余珂静 摄影报道

重庆晚报慢新闻APP,全心关注重庆,深度解读重庆,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,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、精、深原创客户端。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,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!扫描二维码下载
编辑: 董亿
免责声明: 
1、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,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,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(含下属频道作品)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。
2、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,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,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3、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,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。

分享到:

热点新闻

  • 重庆晚报

  • 都市热报

  • 慢新闻

  • 重庆一分钟

  • 重庆走走族

  • 文创联盟

  • 法律帮帮帮

  • 重庆六一班

  • 轨客网

  • 重庆单身狗

  • 爱真相

  • 影友会

  • 妙人志

  • CQ慢生活

  • 重庆房生活

  • 重晚副刊

  • 重晚体育

  • 大石化报

晚报简介  |  报纸广告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晚报发行
重庆晚报 版权所有  经营性网站备案号: 渝ICP备17003974号-1 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 
地址: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-24楼  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23-966988 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渝)字00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