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条公交线路一辆公交客车一位公交司机和乘客的故事

来源: 重庆晚报 发布时间: 2017-10-03

    

  ▲苏女士说,张师傅的车准时得很,自己都是卡着时间点来乘车。

  

  6时15分,张长余做好发车准备。

  

  ▲在老龙洞发车前,一位老乘客跑来向张长余打招呼。

  仲秋时节,南山之上,凉风习习。

  国庆长假第二天的上午,一辆牌号为渝A53280的橘黄色公交车从盘旋的山路上开下来。到站后,车门“嘭”地一声打开,背着背篼、卡着时间等在路边的村民李思兰,上车,刷卡,笑着和驾驶员打招呼……

  一切都显得自然,平和,一如往常。

  这辆331路公交车,运行区间是老龙洞到重庆邮电大学,也是这条线上唯一的一辆公交车。作为这条线路上唯一的驾驶员,今年42岁的张长余就像家人一样的,和周围的村民熟络着。

  “遇到赶场、卖菜、娃儿上学放学和婚丧嫁娶,坐车的人特别多。”

  每天清晨5时,家住南山黄桷垭片区的张长余就要起床,然后吃饭,告别两个小孩,出门,坐三轮车到4公里远的新力村公交站场。5时40分到达后,例行检查,打扫车厢。6时15分,他要准时抵达重庆邮电大学公交站,6时30分首班车出发,开始往返两地间的13个公交站。

  昨日上午9时许,张长余从老龙洞站发车,经过几个站后,车厢仍没有太多的乘客。由于路面比较烂,时速5公里仍颠得厉害。

  张长余两天一休。“线路开通4年来,公司一直想安排一位固定驾驶员和我轮着开,因为各种原因都没能坚持下来。”张长余说,后来就是383路的公交车驾驶员,在自己休息那天帮忙代班。

  “这里和市中心不一样,遇到赶场、卖菜、娃儿上学放学和婚丧嫁娶,坐车的人特别多。”张长余在一个停站间歇和重庆晚报记者聊了几句,“算下来,平均一天有350多个乘客。”

  因为这条线路只有张长余一个人,一辆车,所以331路没有自己的调度室。老龙洞一栋居民楼的门面是383路的调度室,张长余和他的渝A53280就蹭在这里,把这里当做大本营。一台老式冰柜,一个微波炉和一台旧空调,便是383路调度室的所有电器。

  开了一趟回来,张长余来到茶水桶前,给杯子灌上满满一杯水,喝了一口,然后赶紧上了个厕所。“夏天汗水流得多,所以一般上厕所不急。现在天气凉快了,沿途厕所也少,我先喝一点润润喉咙,免得等会在路上找厕所。”张长余笑着说。

  工作条件不好,有没有想过调离到其他线路上去?

  “从没想过这事,真的。原因有两个:一是自己住在黄桷垭片区,知道这一带出行不便的过去;二是如果自己申请调离了,不知道接替的人能不能坚持开下去呢?”张长余坦然地说。

  “即便没有乘客,也得按点发车,因为沿途居民很熟悉331路的时间。”

  重庆晚报记者从南部公交公司了解到,2013年10月14日,重庆邮电大学至老龙洞的331路公交车开通,这是当年南岸区开通的第一条农村公交线路,给沿线的金竹沟、龙井塝、窝子沟等地居民带来便利——孩子上学、居民出门都方便了,老人还可以刷免费卡。

  然而,331路的运营却不理想,由于农村公交沿线住户分散,乘客量不大,一辆车平均一天下来最多只能载100余人次,所以在331路开行大概2个月后,公交公司就在这条线路上只投入了一辆车,张长余就是这辆公交车的驾驶员。

  至于为何效益不好却没停开线路,南部公交公司南山分公司值班长说,主要是为了满足周边居民的乘车需求。

  从早上6时30分到晚上7时,张长余要在老龙洞和重庆邮电大学之间来回22趟,有时发车结束后,还要驾车到山下的南坪公交站场做保养。

  “只有这一辆车,要是出了问题就坏事了。”张长余说,山间道路坡陡、路窄、弯急,所以公交车偶尔会停摆,这时只有求助383路,让他们那条线调车来解急。

  虽然这条一个人的公交线路条件相对艰苦,但张长余还是坚持下来了。“开久了,乘客和我都熟了,还是有点感情在。”张长余说,“即便没有乘客,也得按点发车,因为沿途居民很熟悉331路的班次时间,大家都算好时间出门办事,就等着我按时开到。”

  在张长余心里,一直有一个记事本:黄沙坎站有5个小孩每天要坐车到金竹小学,张二妹在四公里上班,龙井塝有4个阿姨在沿途那几家火锅店打工;隔几天有人结婚,要去街上办席,坐车的人会比较多;有村民地里的玉米熟了,会用大小箩筐装车拿去卖……

  往返4年,在这条孤独的331路公交线上,张长余虽然少言少语,心中却装着与沿途乘客满满的感情。

  “希望这辆车换成空调车就好了,乘客们夏天坐车就没这么难受了。”

  有一部电影叫《那山那人那狗》,讲的是大山里一位邮递员的平凡工作,体现的是山里人“几天不见县长没关系,几天不见邮递员可不行”。张长余就是这样平凡的人,对南山上的山里人来说,几天不见他还真是不行。

  28岁的陈菊在重庆邮电大学附近一家火锅馆打工,以前晚上6时后下班回家,坐长安车要价5元,让自己有些吃不消。自从张长余跑这条线后,陈菊再没坐过高价车。因为知道自己晚上7时下班,有时张长余还会刻意在到站前开慢点等自己下班,“这条线沿途受过张师傅照顾的人真不少。”提到张长余,陈菊有说不尽的感激。

  54岁的刘霍良住在老厂(地名),以前每天坐长安车到重庆邮电大学卖菜,背篼放不下,就挂在长安车后视镜上,错车时背篼和后视镜全部挂脱了,自己还赔了司机几十元。“自从有了这趟公交车,卖菜不但可以掐点出门,背篼放在车厢里也安全多了。张师傅特别体谅我们,看到我们背着一大堆菜乘车,无论我们动作怎样慢,他都会等着我们全部上车安顿好后才开车。”刘霍良说。

  家住夏家嘴的赖婆婆,每个星期天都要坐早班车外出,几年下来跟张长余很熟了。今年8月底,赖婆婆三天两头拿一些自己种的南瓜、藤菜送给张长余。张长余告诉她有规定不能收,她还有些生气,说“张师傅辛苦了,平时很照顾我们老人乘车,送点蔬菜表示谢意有啥关系?”

  家住黄桷垭的李婆婆也很感谢张长余,经常把儿子出差带回来的礼物送给张长余,让他感到很为难。“今年4月李婆婆做白内障手术,我买了一箱牛奶去看望她,就像看望自己的长辈一样。今年暑假我带小孩回四川省广安市老家,专门给李婆婆带了土特产盐皮蛋。”张长余说。

  “我每天都要坐张师傅的车,他开一天没人轮换,要是能给他换辆好一点的车就好了。”

  “如果能再开几辆车,张师傅就不用那么辛苦了,我们坐车也更方便。”

  ……

  谈起张长余,居民们不光为他点赞,还希望他的工作条件能够得到改善,言语间就像家人一样心疼他。

  “我现在最希望这辆车换成空调车就好了,乘客们夏天坐车就没这么难受了。”结束采访时,张长余这样对重庆晚报记者说。

   重庆晚报记者 王渝凤 毕克勤 摄影报道

重庆晚报慢新闻APP,全心关注重庆,深度解读重庆,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,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、精、深原创客户端。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,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!扫描二维码下载
编辑: 黄燕
免责声明: 
1、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,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,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(含下属频道作品)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。
2、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,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,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3、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,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。

分享到:


  • 重庆晚报

  • 都市热报

  • 慢新闻

  • 重庆一分钟

  • 重庆走走族

  • 文创联盟

  • 法律帮帮帮

  • 重庆六一班

  • 轨客网

  • 重庆单身狗

  • 爱真相

  • 影友会

  • 妙人志

  • CQ慢生活

  • 重庆房生活

  • 重晚副刊

  • 重晚体育

  • 大石化报

晚报简介  |  报纸广告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晚报发行
重庆晚报 版权所有  经营性网站备案号: 渝ICP备17003974号-1 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 
地址: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-24楼  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23-966988 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渝)字00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