家乡小面

来源: 重庆晚报 发布时间: 2017-10-04

   

  吴越

  俗话说:“民以食为天。”在我的家乡重庆,面条估计能顶半边天。

  重庆吃面的地方到处都是。街口巷前,天桥洞里,根深叶盛的黄葛树底,但凡能塞下一口大锅,摆上两张方桌的空当,这面摊便能“豁”地长了出来。

  不用吆喝,亦不用招摇的写个大大的“面”字,那铁皮桶做的煤炭炉子往路口一摆,食客自然懂得。面摊的面卖街坊,一日里便寒暄不断,热络得不行。

  “张家的大爷,李嫂子早,王家小子菜多面少。”

  店家飞扬着口舌,麻利地抓起把把面条,匆匆一抖,偌大的漏勺拍开菜叶,滚水下锅。

  “二两小面下锅老,稍安勿躁,马上就好!”

  面条在锅里翻腾,阡陌交错地搅在一起,像是故乡永远转不出的弯弯拐拐,永远爬不尽的坡坡坎坎。

  面条在锅里由白泛黄,面香扑来。家乡人离不开面,一日三餐,两顿坐在面摊前的人算不得稀奇。

  正宗的重庆面食,小面也好,抄手也罢,都是红汤头。所谓红汤,那便是一碗货真价实的麻辣汤,厚重的一层辣椒油里,花椒的碎末清晰可辨。辅以酱醋葱蒜,赤红中透出一丝黝黑的亮光,像那火山里冒出来的岩浆,望一眼便好似脍炙人口。

  擎一柱面条入口,叫人止不住的唏嘘,辣中带麻,麻中带鲜,鲜中酸甜。一时间五味云集,直教人刷刷地落下泪来。那万千的感慨里,却有让人欲罢不能的魔力。边吃边嘘,一嚼三叹,直至唇舌发麻,额头发汗,腾起几缕得道的青烟。再一回头,那吓煞人的红油汤头,却也已经见底。只留胃里的翻腾,和满唇齿的香。

  去过面摊吃面的人,那景象过眼便再难却。面熟起锅,腾起在锅里的白雾,水汽还没散去,“豁”地又腾起在碗里,最后腾起在食客的头顶。终于萦绕在每个乡人心头,成为永远也舍不得离去,魂牵梦系的乡情。

  朋友家楼下有一家面摊,只卖到每天中午,浇头更只有切得丝薄的猪耳朵。因为刀工了得,味美实在,几年下来名声在外,早几年便是车水马龙、门庭若市了。那店家却是个倔脾气,不止依旧每日开半天,那几斤面的配额也没变过,卖完打烊。老板成天乐呵呵对着众人,开车来的老板,蹬三轮的脚夫,在他眼里没有区别。

  “烂桌子烂板凳迎客,笑脸一张;巴掌大耳丝片下酒,二两一份。”这联子是前几年我一位文友吃完留下的。这位福建爷们让红汤辣到大汗淋漓,却还不忘手舞足蹈大呼“过瘾”。

  故乡的面条还有些颇为传奇的故事,说的是一位香港的名导,因为恋上了一个美丽的重庆女人,千里迢迢来到这里一处小镇,夫妇二人,开了家面摊糊口。但凡有影迷慕名而至,这位曾经的名导只是笑着摆摆手,操着半生不熟的重庆话说:“兄弟,你认错了罢。”然后就又低头煮他的面了。

  我现在上班的地方,走出不远有一家面摊,店家是一位心宽体胖的老妇人,终日笑对众人。她煮的面很酥软,嚼到嘴里,好似一段漫长而平淡的人生。我和工友们时常都在这里吃面,听说东家小子挨了打,西家姑娘成了家,社区里稀罕的不稀罕的事儿。或者,只为就着老太太的笑脸,吃一顿饱的。

  有一天,老太太的面摊突然关门了,大半月也没再开过,一打听,原来已经驾鹤西去了。

  如今我们只好去了更远的地方吃面,依然滚水下锅,依然白雾袅袅,依然满口留香。面熟起锅,面条依旧绵长如似水年华,卿可知生之有涯?

  (作者单位:国网重庆市电力公司)

重庆晚报慢新闻APP,全心关注重庆,深度解读重庆,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,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、精、深原创客户端。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,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!扫描二维码下载
编辑: 黄燕
免责声明: 
1、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,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,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(含下属频道作品)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。
2、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,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,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3、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,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。

分享到:


  • 重庆晚报

  • 都市热报

  • 慢新闻

  • 重庆一分钟

  • 重庆走走族

  • 文创联盟

  • 法律帮帮帮

  • 重庆六一班

  • 轨客网

  • 重庆单身狗

  • 爱真相

  • 影友会

  • 妙人志

  • CQ慢生活

  • 重庆房生活

  • 重晚副刊

  • 重晚体育

  • 大石化报

晚报简介  |  报纸广告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晚报发行
重庆晚报 版权所有  经营性网站备案号: 渝ICP备17003974号-1 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 
地址: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-24楼  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23-966988 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渝)字00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