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她不死,我也死不成” 看哭朋友圈之后……

来源: 重庆晚报 发布时间: 2017-12-07

  附近居民聚集在巷口议论

  小巷门口聚集了许多前来探望的人

    尽管在一条小巷里,但蒋贵英的家并不难找,因为巷口堆了一堆人。

  日前,成都“口袋婆婆”蒋贵英在春熙路靠捡塑料瓶、纸片养活外孙及瘫痪女儿的新闻在网上迅速发酵,号称“看哭整个朋友圈”。5日,重庆晚报记者赶赴成都,探访“她不死,我也死不成”的悲情主角。

  重庆晚报记者 廖平 文/摄

  1 拥挤的家

  成都马鞍北路是一条宽不足6米的小巷,两边是各种各样的小店铺。蒋贵英租住的地方,是这条巷子的支巷。巷口堆着一群人,有拿相机的,有拿直播杆的。这是一栋十几个房间并排铺开组成的平房,每家人租一间,蒋贵英就住在巷子尽头。

  蒋贵英瘫痪的女儿坐在门口,耷拉着脑袋,努力睁着眼睛看着来来往往的人。基本上没人能在房间里待上半个小时,房间太小,你坐久了,就占了其他人的时间——是的,基本上处于排队探望的状态。重庆晚报记者到达时是下午4点半左右,一拨人刚刚离去。

  “叔叔,你来了,坐嘛。”

  81岁的蒋贵英蜷坐在拥挤的床上,用尖细的声音打着招呼。她对稍微年龄大点的人,一律叫“叔叔、孃孃”。

  蒋贵英的老公郑明知肺病发了,被儿子送到了医院。外孙唐郑当天没露面,据说前一天回来打了一头就走了。

  这是一间五六平方米的小房间,旁边还有一间同样大小的房间,显然是一间房隔成了两间。房间里、床上堆满了各种食品。十几袋米、好几箱牛奶、十几桶油、几百个鸡蛋,各种各样的饼干面包,屋顶上挂了几十节香肠。

  记者拿出500元钱塞在她手上,蒋贵英推辞了一下,收下了。

  蒋贵英拿出一袋小橘子:“吃嘛,都是他们送来的。”记者刚刚坐下没聊几句,又来了三女一男。

  年轻男女们很吵,唧唧喳喳问蒋贵英各种问题:有多少人来看她、她儿女怎么没来、这么多东西怎么办、大家送的钱放在身上安不安全……这种问题蒋贵英已经回答了几十遍。她的精神有些不好,一静下来就开始打瞌睡。她说:“今天早上天还没亮,6点钟就有人来敲门,进来后这里照那里照。”

 

  蒋贵英捡废品(资料图)

  “今天有多少人来看你?”记者问。蒋贵英摇了摇头:“记不得了,反正没断过。”

  旁边的华西都市报记者前一天来过,补充说:“两个小时里,来了60多人。”

  “晚上8点过还有人来。”蒋贵英在旁边抱怨。

  记者在她家里坐了半个多小时,有年轻情侣、小学生、社区工作人员等二十多人前来探望,全是年轻人,基本上打一趟就走了。

  有两个年轻男子对蒋贵英说:“婆婆,我们是厨师,给你煮顿饭嘛。”

  蒋贵英冒出一句:“我有这么多饭了……”刚走的一拨人里,有个20来岁的女孩刚刚给蒋贵英煮好饭。厨师还是拿出了自己带来的大锅,里面有他熬好的汤,蒋贵英只好说:“你把我的轮椅从厨房推出来嘛,挡到起的。”厨房里有个轮椅,上面放满了蔬菜,门外过道上还有两个轮椅,都是新的。

  在另一间屋,同样堆满了探望者送来的食品

 

  面对不断到来的探望者,蒋贵英(左)有些疲惫 

  2 具体的事

  周明(化名)瘦高的个子,戴帽子,显得很沉静。他站在蒋贵英的门口,不时叹口气。他说:“我中午就过来了,进来一趟又出去了,来来往往的人太多了,都是来送东西的,我想做点具体的事。”他在核算,请几个人来,帮蒋贵英打扫下房间,整理下乱七八糟的屋子,帮蒋贵英租个干净的房间……

  “大家一窝蜂涌来,大都是表达一下爱心就走了,后面的事情怎么办?”周明考虑得更多的是,钱和食品并不能从根本上改变蒋贵英现状,必须要有人来做后续的工作。“还有,应该呼吁一下,不要再来了,其实很多地方都需要爱心,不要拥挤在这个房间里。”

  巷口卖水果的小贩说:“人山人海,从11月30日晚上开始来人,到现在恐怕几百人了。”近4年一直组织义工探望蒋贵英的“四川益路同行”QQ群群主蒲彬在接受重庆晚报记者采访时说:“QQ群都炸了,不断有人来加群。”他和各位管理员商量后,已经停止接受全国各地的捐款,截至停止时,共收到捐款76547.3元。这些钱将分批拿给蒋贵英,以保证持续的援助。

  他同时也呼吁,近期不要再去探望蒋婆婆,不要去打扰她的生活。关于蒋贵英一家的后续安排,他们正在联系相关部门和养老院,计划用一部分捐款为老人改善居住环境,解决外孙唐郑的就业问题。

  3 周围的人

  在记者采访周围摊贩的时候,附近一些居民聚集在巷口,东一句西一句对这件事发表看法。

  晚上6点过,天已经黑了,一个20多岁的女孩哭着向大家问路,要去探望蒋婆婆。女孩就住在附近,刚刚看了新闻报道,哭着就过来了。有的居民情绪激动,劝阻女孩不要去:“你晓得不嘛?昨天晚上,他儿子开了一辆车来,把好心人送来的东西都拉走了。”

  “你亲眼看到的?”记者问。

  “守门的老头看到的。”

  守门的老头也在这群人里,他对记者说:“对头,晚上12点左右,开的一个轿车。”

  “你们不晓得,她几个儿几个女,都在成都买了房子的,还有的买了几套。有儿有女的,要啥子救助?”

  “她女儿就在前面开的理发店,开了20多年了,有两三个门面。”

  记者沿着马鞍北路往前走,距离蒋贵英住处大概100米的地方,就是她女儿郑淑琼开的“大众美发室”。门面不足10个平方米,里面一张旧沙发,一个旧热水器,还有个破烂的台面。

  郑淑琼正和社区一名婆婆坐在沙发上理论。“这个事情哪有那么严重……”老婆婆一脸怒气。郑淑琼辩解:“我们认识20年了,你晓得蒋贵英是我的妈不嘛?我连你都没说,我还会拿这个事情出去炒作哟?”

  资阳市工作人员向蒋贵英讲解帮扶政策

  郑淑琼对记者说,她也觉得很被动:“我们谢绝你们的支援,我们负担得走,简单的生活没得问题。如果没得这个瘫痪的姐姐,妈妈早就跟我们一起住了。我们也很被动,莫名其妙就来了很多人,已经影响我们的正常生活。我们也希望这个事情尽早了结,免得给社会丢脸。”就有人说他们半夜开车拉走蒋婆婆的食品一事,郑淑琼表示否认:“啥子车?我们以前是有个货车,去年已经报废了。”

  郑淑琼向记者证实,蒋贵英本来有七个子女,死了一个,现在还剩三儿三女,瘫痪的郑淑兰是姐姐。

  既然正常的子女都有五个,这些子女对蒋婆婆尽到赡养义务了吗?郑淑琼说,三个儿子每人每月给150元,两个女儿每人每月给300元,母亲自己离得最近。“生意好的时候,我就给她买块肉去,生意不好只有不去。”

  “他们都困难,娃儿都在读大学,把儿子逼紧了,媳妇儿又有意见。”蒋贵英对此解释说。

  记者向郑淑琼理发店对面的陈记卤菜店主证实,陈记卤菜的店面就是以900元的价格从郑淑琼手里租下来的。不过郑淑琼没有产权,她也是从市场管理方租的门面,她相当于当了个转租中介,吃了点差价。

  4 帮扶的手

  晚上6点过的时候,蒋贵英老家——资阳市雁江区相关部门派人来到蒋贵英家里。雁江区委宣传部代表、雁江民政局代表、雁江残联代表坐在蒋贵英的床前,一条一条给她讲帮扶措施。

  雁江残联工作人员田女士说:“蒋婆婆,我先给你说下你们现在享受的政策。你瘫痪的女儿是享受了低保的,从2007年起,每月215元,是按月打到卡上的。从2015年起,给你女儿办了第二代残疾证,给了她重度福利补贴,每月生活补贴70元,护理补贴50元,都是打到卡上的。从2007年开始,每年还给她买了医保,以前是新农合,现在是居民医保。两个老人每月79元的补助,都打到卡上的。下一步我们会让医生来评定,可能会调高她的级别,调到每月80元护理补贴。”

  田女士说:“你自立,你不想给儿女增加负担我们理解,政府该帮扶的,一定会做到。这些都是不需要你申请的,我们全部打到了你的卡上。唐郑18岁以前,我们也给了他孤儿补助,到去年满18岁才停掉。我们政策范围内的帮扶该做的都做了。”

  蒋贵英不说话,田女士语速慢了下来:“你现在可能最大的担忧就是你以后走了,你瘫痪的女儿怎么办?一、她有儿子,二、也有政府。你女儿是有保险的,以后住院的费用,该报的要报,你不在资阳,你们不报我们还不知道。该享受的政策,一定让你享受。”

  最后,资阳市雁江区中和镇民政办工作人员刘春艳向记者证实,蒋贵英三个儿子两个女儿都在成都买了房子,三个儿子在农村还修了房子。

  记者手记

  没有谁缺席

  81岁,丈夫肺病多年,女儿瘫痪在床,外孙刚刚成年。蒋贵英靠捡垃圾养活一家四口。她佝偻着身子,背着一大包塑料瓶的照片,击中了所有人心中最柔软的部分。

  很多人都在问,相关部门哪里去了,为什么没有救助?制度哪里去了,为什么没有兜底?周围人哪里去了,为什么没有伸手?

  事实上,这次采访给了我们很多意外。我得知她有五个正常子女,生活都还过得去;我发现由于她户籍不在成都,又没有求助,她所居住的社区还不知道她的困难;政策范围内该给的低保、补助,老家有关部门都给了。此前新闻在网上热传,周围居民们对如此高频率的爱心救助颇有微词,各种说法都有。

  老人的女儿郑淑琼说了一句话:“我们劝过她多次,喊她不要去捡垃圾了,她硬是要去。”老人身上有一种特有的自立和坚韧,她不愿意拖累子女,也不懂得向相关部门求助。她的生活确实困难,所以就出现在了成都街头。

  蒋贵英说,“她(瘫痪女儿)不死,我也死不成。”这句话是真的,至少她是这样认为。但老人加在自己身上的包袱过于沉重,就像资阳市工作人员所说,外孙已经成年,对自己的妈妈可以慢慢照料,除此之外,还有相关职能部门。

  我们的社会保障制度或多或少还有缺失,但并没有缺席,救助者和被救助者都应该更主动接近对方,才能更全面的看清楚问题。

 

重庆晚报慢新闻APP,全心关注重庆,深度解读重庆,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,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、精、深原创客户端。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,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!扫描二维码下载
编辑: 姜京谷
免责声明: 
1、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,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,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(含下属频道作品)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。
2、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,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,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3、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,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。

分享到:


  • 重庆晚报

  • 都市热报

  • 慢新闻

  • 重庆一分钟

  • 重庆走走族

  • 文创联盟

  • 法律帮帮帮

  • 重庆六一班

  • 轨客网

  • 重庆单身狗

  • 爱真相

  • 影友会

  • 妙人志

  • CQ慢生活

  • 重庆房生活

  • 重晚副刊

  • 重晚体育

  • 大石化报

晚报简介  |  报纸广告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晚报发行
重庆晚报 版权所有  经营性网站备案号: 渝ICP备17003974号-1 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 
地址: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-24楼  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23-966988 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渝)字004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