洪崖洞有对袖珍夫妻 三尺戏台守护皮影老手艺

来源: 都市热报 发布时间: 2018-02-07

   ▲ 刘烨的两个孩子曾跟着古月学习皮影

   ▲两人举办了幸福的婚礼

   ▲两人通过皮影戏相知相守

  电影电视还没出现之前,皮影是“土电影”,一双巧手调动千军万马,两根竹竿演尽喜怒哀乐。在重庆洪崖洞,一对袖珍夫妻从北京辗转而来,搭起摊子,成立起皮影艺术团。俩人因皮影戏结缘,从中看到生活的光亮,在三尺生绢戏台之上,默默守护着这份老手艺。

  相守 皮影为媒的袖珍夫妻

  冬天的重庆,寒气逼人。尤其是到了夜晚,走在室外有时会忍不住打哆嗦。旁人忙着收工回家,对于杨素璇和古月来说,这却是必须抢占的“黄金时段”。

  因为像极了《千与千寻》中的不思议之街,洪崖洞成为不少游客打卡观光之地,杨素璇和古月的摊位也能跟着沾点人气。即使是最寒冷的年末岁初,他们也舍不得休息,每天晚上等着游客散去,才慢慢收摊。

  他们的摊位不大,两米长、一米宽,上方牵了根绳子,挂着白雪公主、蜘蛛侠、孙悟空等动漫人物的皮影模子。古月站在外面招呼着生意,杨素璇坐在里面做着玩具皮影,另外两个同是袖珍人的朋友也坐在一旁帮忙。

  旁边的酒吧门口,两位驻唱歌手在演唱。“接下来,我要把这首《丑八怪》献给前女友。”听到这句玩笑话,四个人都凑过去看热闹。驻唱歌手有1米7多,年轻帅气,看着老婆一脸花痴,古月吃醋似地把她抱回了摊位,不让她看:“你觉得他帅吗?比我还差点。”

  赶上工作日,天气又冷,游人寥寥。一天下来,皮影摊就卖了200多块钱,除去成本、租金,基本上就不剩什么了。但这并没影响他们的心情,收摊之后,一行人准备去常光顾的小馆子吃宵夜。

  此时已是凌晨1点过,街上的店铺大多已打烊。“洪崖洞、解放碑、朝天门,这三个地方都是高消费区。只有这边的楼看起来矮矮的,在这里吃饭便宜多了。”虽然才来重庆不到两个月,但古月早就摸熟了周遭的环境,尤其是哪里住便宜、吃便宜,摸得门清。

  十多平米的小馆子,支了几张小桌子,一行人挑了门口的位置坐下。加上我总共五个人,古月点了三菜一汤,总共70多块钱。“我说这边便宜嘛。”他笑了笑,“平时我们四个人的话,点三个菜就够了。”

  吃上热菜,身体渐渐暖和,古月打开了话匣子:“很多人看皮影都是抱着好奇的心态,因为现在很少见,成了一个既古老又新奇的东西。”

  古月沉醉于幕布上变魔术式的剪影故事,也很享受幕布后十指灵动翻飞的自在。但他清楚,玩皮影挣不到多少钱。“能达到普通工薪族的收入水平,满足日常开销,我就很满足了。”

  在这之前,古月做过雕塑,一天400块钱工资,但他还是选择了皮影这条路,理由说起来倒也简单,俩字——喜欢。

  因为喜欢,即使刮风下雨也坚持摆摊。因为喜欢,他和杨素璇从北京来到重庆,还是选择了皮影这一行。因为喜欢,即使跟七八个人合租住在一间旧房,也不觉得苦。

  相遇 在皮影里找到另一个自己

  杨素璇和古月的摊位常常会被围观,比起皮影,围观的人更对他俩感兴趣,对于这样的“待遇”,他们早已习惯了。

  杨素璇的身高不到1米2,这20多年里,她听到最多的一句话就是“你是小孩还是大人?”来不及去判断这句话是嘲讽还是无意,杨素璇总是下意识地将头埋得更低。她还记得当年入学时,一有同学问起她的名字,她总会下意识地打量一下,猜测对方有没有恶意。谈起过往的经历,杨素璇爽然一笑,坦然了许多。

  2009年,杨素璇大学毕业,又学了三年多计算机,想着可以弥补身高上的落差,找份好工作。结果,她到复印店、影楼面试都碰了壁。“好不容易上手了,人家还不要咱,说实话,打击挺大的。”杨素璇清楚,身高是她求职路上最大的障碍。

  于是,杨素璇在网上不停搜索,看看“他们这种人”都在做什么,直到看到了一则北京小蚂蚁袖珍人皮影艺术团的招聘启事,她动了心。

  平行时空的另一端,四川绵阳平武县的一个小山村,身高1米35的古月正坐在小卖部里发着呆。“这样的生活一眼就望到头了,真没意思。”

  跟杨素璇不同的是,古月从没觉得自己“不正常”,他性格开朗,从小就有一帮好哥们,老师也很喜欢他。直到初中,他发现自己的身高跟同学的差距越来越大,才知道自己好像有些特别。

  2012年,古月去北京拿药,通过一个袖珍人的QQ群认识了北京小蚂蚁袖珍人皮影艺术团,趁着空档跑过去玩。在家乡“孤立”太久,看到这群跟自己差不多的人,古月既好奇又开心。看了一场精彩的皮影演出后,古月立马做了一个决定——我想来这儿,我想学皮影,我想换一种生活。

  在皮影艺术团,杨素璇和古月不仅找到了一份喜欢的工作,还遇到了彼此。谢幕时,台下齐刷刷的掌声,心里有种说不出的爽,她变得越来越爱笑,他变得越来越爱闹。

  平日里,皮影艺术团还会搞些教学活动,刘烨的儿子诺一和女儿霓娜,还有一些明星都跟古月学过皮影。“我平时很少看电视,不认识这些人,别人说她是演员,我就在网上搜了一下,人家片酬都好几百万呢。”古月笑着说。

  相知 倔强的另一个名字叫自由

  在皮影艺术团工作了5年多,2017年下旬,两人决定单飞,离开北京,开拓自己的皮影梦。几经选择,他们最后到了重庆,一个是因为在重庆推广皮影戏的空间比较大,另一个是因为这里离古月的老家比较近,方便日后照顾老人。

  2017年12月6日,两人领了证,修成正果;他们的小蜜蜂皮影艺术团也成立了。“之前在北京的团叫‘小蚂蚁’,我们想了个‘小蜜蜂’,小蜜蜂有翅膀可以飞,很勤劳。”目前,包括夫妻俩在内,小蜜蜂皮影艺术团只有4个成员,不过,不少外地的袖珍人得知消息后,打算过来试试。

  夫妻俩想法很简单,先通过摆摊和表演皮影戏保证基本的生活,帮助更多像他们一样的袖珍人,抬头挺胸地生活。两人还有一个小目标:希望皮影戏能走进剧场,让更多人对这项非物质文化遗产有更深的了解,喜爱上这门传统手艺。

  就在今年元旦,小蜜蜂皮影戏团接到了第一单生意——在2018(第十届)黄桷坪新年艺术节上表演6场皮影戏,挣了4000块。让古月感到满足的并不是酬劳,“把市场打开,演出渐渐多了之后,就可以把北京的那帮朋友招呼过来玩,还挺想他们的。”

  为了做好在重庆的首秀,夫妻俩下了不少功夫。他俩早早地去找老艺人选牛皮,制皮、过稿、剪刻、敷彩、发汗熨平、缀结……光准备道具就经过了近20道工序,花了半个月时间,还得想稿子、编台词。

  演出的第一个节目是《鹤与龟》。一只鹤看见一只龟咬住了一只小青蛙,于是鹤啄了一下龟的脖子,救走了小青蛙。龟想报复鹤,在鹤睡着的时候咬了一口鹤,鹤飞起来转身把龟叼走了。画面生动有趣,配合着音乐,不论是老人小孩还是外国人,都看得津津有味。

  在外的生活漂泊孤伶,但两人铁了心不回去,即使家里准备好了房子和车子。“如果想过那种一眼就看得到边的生活,5年前我就不会跑到北京去了。现在的生活充满了新鲜感和挑战感,虽然有很多不确定性,但会让我们对明天满怀着期待。”古月说。

  看似乖巧温顺的杨素璇,也藏着一颗不安分的心。在爸妈眼里,姐姐那种循规蹈矩、结婚生子的生活,才是女孩子理想的生活状态,但她觉得姐姐是个“反面教材”。“我总感觉在外面边旅游边工作,还挺得劲的,虽然吃的住的不如家里,但是见识得多。”

  在不少人看来,这两人太犟了。但古月和杨素璇知道,这份倔强还有另外一个名字,叫自由。据华龙网

重庆晚报慢新闻APP,全心关注重庆,深度解读重庆,名家名记名专栏齐聚,做最有重庆特色的小、精、深原创客户端。并且还能加入重庆晚报抗癌爱心互助会,为家人健康做一个保障哦!扫描二维码下载
编辑: 陈小均
免责声明: 
1、重庆晚报网是重庆晚报社唯一官方网站,未经重庆晚报社许可,任何人不得非法使用重庆晚报(含下属频道作品)以及本网自有版权作品。
2、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,以及由用户发表上传的作品,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3、如因作品版权和其它问题可联系本网,本网确认后将在24小时内移除相关争议内容。

分享到:


  • 重庆晚报

  • 都市热报

  • 慢新闻

  • 重庆一分钟

  • 重庆走走族

  • 文创联盟

  • 法律帮帮帮

  • 重庆六一班

  • 轨客网

  • 重庆单身狗

  • 爱真相

  • 影友会

  • 妙人志

  • CQ慢生活

  • 重庆房生活

  • 重晚副刊

  • 重晚体育

  • 大石化报

晚报简介  |  报纸广告  |  联系我们  |  晚报发行
重庆晚报 版权所有  经营性网站备案号: 渝ICP备17003974号-1  渝公网安备 50011202500889号 
地址: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重报集团21-24楼  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:023-966988 互联网出版许可证:新出网证(渝)字004号